第一个黑客的故事

—— 史上首位黑客和他想象的机器

黑客的故事和名头在当今世界充满着自由和另类的观感,随着互联网的深化这一身份内化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回溯历史,可以看到这第一个黑客的故事。历史学家说,这位黑客他所做的事情为二战在欧洲战场的结束提前很多时间,就如《模仿游戏》这部电影里面的情节演绎的那样。战争、机密、巨量的运算,这些可遇不可求的时机,这些看似无法人力完成的事情共同造就了黑客以及他们手中的那台机器在人类历史上的出现。

好似能量守恒定律,天才的能力与多舛的命运总是相伴而行。第一个程序员 Ada 、Babbage 包括 Turning 他们都窥探到电脑以及软件的机密却囿于当时可用的计算机器的极限。我们当然不能假设他们能穿越到现代能有多么重大的作为。我们能看到的是历史,这些不断的在你仰慕的人身上重现。如果有可能你去采访他们,你会觉得他们怎么看待这点?可能的答案或许就在后人记述的故事中,还有他们的著作中。

故事有3条线,一条线是远至千年前埃及巴比伦文明中测量土地观察星星发展出来的计算公理系统到 Turning 这被逻辑形式化,二是参与二战中盟军破解德军Enigma密码的传奇故事,三是模仿游戏图灵机以及Turning思考软件和人工智能的可能性。

由于与 《Tools for Thought》的主题无关,少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Turing 是一个十分强悍的长跑爱好者,他参加马拉松比赛的预选赛时间只比英国奥运银牌的比赛成绩2小时35分钟慢11分钟。 还有他的同性恋的故事受到的不公待遇乃至影响到2010年后英国的同性恋法案。

人物生平小传:‣

1936年冬天的一篇论文

1936 年的整个冬季被这位年轻的剑桥大学教授拿来润色一篇数理逻辑非常深奥的论文,他认为此时的世界不超过12个人能够理解这篇论文。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演讲活动,但是在他严厉的同事的严格标准下,这篇论文并不完全正统,连这位年轻教授自身在他们看来也不正统。(论文为《论可计算数及其在判定问题上的应用》)

尽管年轻教授的演讲揭示了他的中上层阶级出身,但是他古怪的着装和仪容以及刺耳的话语声让大部分同龄人对他望而却步。他是这所大学的高级学术圈的局外人,几乎没有朋友,他的大部分时间投入在数学、化学、国际象棋以及长跑上面。

在 Babbage 之后的一个世纪,当电脑最终被发明出来的时候,它却并不是在发明家的工作室或者科学家的实验室里的以某种新机器出现的。

1936年,数学杂志以一篇深奥的论文的形式向世界展示了建造数字电脑的可能性。 当时没有人意识到这篇论文在元数学这个模糊领域中的奇特发现最终会导致一项改变世界的技术,尽管这位年轻的作者 Alan Turning 知道自己正处于建设一个可以模拟人类的思维的机器进程中。

这篇数学论文是西方文明史上的一个关键节点。智能化机器整个游戏的的第一步导致了电脑的诞生,而这也是另一个延续了千年的游戏的最后一步。

另一个延续千年的游戏-公理系统

在埃及和巴比伦,测量土地和预测天体运行轨迹的也来源于此,只有牧师和他们选择的工匠有幸了解深奥的计算艺术。在公元前五、六世纪希腊文明的繁荣时期,这些原始科学被塑造成为被称为公理系统。在公理系统中,你从已知为真的前提和已知为有效的规则开始,以产生保证为真的新陈述。按照一定的规则对符号进行处理,可以得出结论。欧几里得几何是通过公理系统实现的通用工具的经典例子。

公理系统是增强人类思维的工具。除了罕见的「lightning」 计算器,人们无法在脑海中运算两个六位数的运算。然而,给几乎所有10岁以上的人一张纸和一支笔,他们会在一分钟之内告诉你答案。让一个小学生变成机械式计算器的神奇之处就是这种一步一步进行计算的方法,这种方法被称为算法 algorithm。我们之所以知道这样的算法是有效的,是因为它们是建立在被称为算术 arithmetic 的形式系统的基础上的,我们知道这是正确的。

Turing 的论文所表达的,以及使数字电脑成为可能的原因,让几千年的努力有了结果,将各种形式的系统归结为一个基本系统,一个构成了所有系统的基础。 科学,我们文明中收集和验证知识的卓越系统,是建立在数学之上的,而数学又是巴比伦人和希腊人的原始数字理论的逻辑形式化。 Computation 计算是试图证明数学真理可以简化为逻辑真理的意想不到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