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宣战拼多多的前夜:吕晋杰、陈琪、徐易容和葛永昌的至暗时刻

收录至 ‣

Liufei:我前几天跟少楠说,这篇文章可以成为”不懂运营的产品经理的第一堂课“,或者”只关心体验的产品经理的第一堂课“。

产品经理需要关注用户和产品价值没错,但它们与商业逻辑和社会环境息息相关,并非独立存在的。忽略外部因素是无法做出好的产品的。连俞军老师的价值公式,本质上都是在描述竞争状态下的用户价值。

从另一个维度说,产品经理的核心竞争力就是通过复杂要素做出正确的决策判断,这与战略判断、运营策略判断如出一辙,能力相通。更不用说,优秀的产品经理都有一颗当”老板“的心,那就更绕不开商业战争的学习了。

这篇文章写得足够精彩、引人入胜,写的也正是在庞大电商帝国淘宝天猫的阴影下,前赴后继的创新开拓者的故事,与我们日常生活也相关,容易领会。这是我说它是第一堂课的原因。

不过文章的细节为了可读性,牺牲了部分客观准确,文章读过后,原文的评论区可以供参考。(https://mp.weixin.qq.com/s/JjSDmLb-gRknn7SrJzC7sA


雄鹰断翅,英雄落寞。

2019年12月19日,当阿里巴巴集全集团之力追杀拼多多超过700天后,拼多多GMV在2019年依然保持着10倍于对手的增速继续凯歌猛进之时,阿里方面选择了继续加注——除了宣布重启聚划算,作出从正面佯攻拼多多的姿态之外,此前已身兼天猫、淘宝总裁于一身的蒋凡又代表集团分管了阿里妈妈,成了有史以来首位掌管核心业务线的同时又兼任核心流量&营收部门的阿里总裁。

然而正当黄峥与蒋凡在战火中互相成就,并为对方打开历史大门的同时,现实也把另一些人在2020年春节来临前赶出了历史门外。

据朱思码记独家获悉,拥有软银、腾讯三轮投资的前中国第五大电商平台:楚楚街在经历了2019年3-4月份的裁员后仍然无法维持平台正常运作,或于2019年8月16日起全面解散,当前其公司核心业务仅保留社交电商项目——楚楚推。

另一方面,曾于2017年一度准备IPO并于A股上市的前中国第一大电商导购类平台——返利网,早前与阿里巴巴集团密切磋商、讨论数月之久的全资并购案已正式告吹。据悉,返利网内部在经过2019年以来的多轮人事与业务调整后,当前其员工数量已从其巅峰时期的近千人规模飞速下降至今天的500余人。

楚楚街的折翼与返利网的阵痛,上述两家公司今天的遭遇实际与他们各自业务上围绕的下沉市场、特卖模式与淘客(CPS:Cost Per Sales)流量息息相关。而上述三者又与拼多多、阿里巴巴存在着诸多复杂而密不可分的关联——因为从结果上看,他们恰好构成了拼多多于2017年崛起的充分必要条件。

作为9块9包邮的鼻祖,楚楚街从发迹到落幕的背后有着怎样耐人寻味的经历与教训?返利网、淘客与阿里妈妈三者间又存在着怎样利益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