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inash-kumar-xT7OuIFew3Q-unsplash.jpg

Avinash Kumar | unsplash

<aside> <img src="https://super.so/icon/dark/coffee.svg" alt="https://super.so/icon/dark/coffee.svg" width="40px" /> Summary

</aside>

Content

见信晤,这是我的第一封 News Letter,不足之处请多多包涵。

不知从何时开始,微信上关注的一长串公众号都开始频繁的推送广告,五花八门的广告伴着焦虑无比的标题和叹号努力的诱惑我们快速点击。微博的140个字让平台充满了非此即彼的对立,短视频领域通过推荐算法构建的信息茧房慢慢框住我们的时间和视野。

针对于内容创作者领域,News Letter又慢慢活跃起来。每周固定时间慢慢读每一封邮件是我最为享受的一段时间。索性也开设了此专栏,尝试开始一段旅程,用文字记录并经历我身边的故事,和对熙熙攘攘的新闻的一些看法。

终将「老去」的程序员

周一一早坐到电脑旁就收到一条 Leader 的消息:“公司一条重要的业务线将要合并到我们的业务里,业务整合的同时需要对现有的研发同事进行一次面试,根据面试结果把不合格的同事按流程裁掉,一会有一个同事,这是他的内部简历和职级履历,拿着去面吧。”

部门又壮大了,这一年的业务发展伴随着技术演进也都顺遂。但这次要如何面试合并过来的同事是一个难题。简历上看到该同事已经38岁,职级也评到了高级研发的职位。虽说技术面试已经是家常便饭日常工作流程,但心理上感觉对面的应聘人员仍是公司外部的人,我只评估应聘者的技术与沟通表达能力,流程结束便形成面试总结发送出去,应聘者也马不停蹄赶去下一场交流对拼。

简短和 Leader 沟通下,告知不必要太深入技术细节,气氛要缓和点,说白了,你要是作为被整合的组,再摊上这么个面试流程,细细想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遂恍然大悟,这些同事,如不出意外,基本就是要被“优化”掉了。

预想了一些问题与流程便拿着简历和这名老同事见面了。整个面试过程着重让同事讲述这几年的工作经历,对业务的理解,对项目发展的看法。同事心态其实比较平和,业务线上工作多年但都围绕在每周的营销活动上不断迭代。技术上虽然问的点到为止,但确实也能感受到其对于技术的理解太过范范。经历过一次业务从零到一的微服务化却又对业务域划分没有过多理解。

面试最后他也吐露一句:这几年确实没有更多接触技术,做了很多业务但项目整体也不好,项目组也就被整合了... 此处欲言又止,我心里也复杂无比,沉默片刻便铺垫走完面试流程。

坐回工位想想,其实这名同事就是兢兢业业的完成了领导安排的任务,做完了自己的工作,然后就这样几年后被默默的裁掉了。后面会如何呢?没有做过什么更好述说的技术,拿着干巴巴的两页半简历,被比自己年龄小的多的面试官追问技术八股文,和比自己小的多的年轻人竞争同一个岗位...不敢再想。

2007年,乔布斯发布了第一代 iPhone ,2010年国行 iPhone4 漂洋过海来到祖国大地。彼时移动互联网井喷式爆发,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毕业后不断刷新薪水记录的 offer ,仿佛毕业后便一步踏入了中国式的中产阶级行列。

经济周期高度敏感,资本又加速涌入,处在如此高速上升行业的中产阶级新生们在经济繁荣时光鲜亮丽,又伴随着金融资本花样百出的信贷产品和房地产涨价去库存的洪流大势进行着高杠杆高信贷消费的生活。但行业有升必有降,衰退时减薪、裁员首当其冲,为了保住工作,无休止的加班竟也成了最基本的义务。

再看他们就职的企业,撇开互联网高科技的外衣,本就是中小企业的私有资本在经济周期中默默的自生自灭。昔日的科技巨头在“宏大叙事”下也会扭捏的宣布是正常的人员结构优化和末尾淘汰,但数字的背后却是一个个背负债务的中式中产阶级。

都说中产阶级所具有的种种软弱性,但中产阶级却也有一种需要,他们需要一种在相对宽容的社会体制下,鼓励他们对「自我实现」的追求,而不是让他们成为经济下行时需要裁减的“成本”,成为企业求生时必须作出的“牺牲”。

不断“牺牲”,不断成为口号里「我们要不计成本」中的”成本“,使处在职业生涯黄金年龄的成年人对宽容嗤之以鼻,进而演化到对浪漫与梦想主义的不屑一顾。中产阶级占多数的“橄榄型社会结构”里那种对社会的回馈与贡献也再无从谈起。

“共同富裕,三次分配” 在今年接连响起,可能是一个更好的社会的信号,因为他里面包含了“宽容”。合理的再分配在每个国家都是政治发展的重要经历,其为和谐的社会演化铺设意识形态的基石,并能完善社会保障,从而让终将「老去」的程序员在其领域更加的发光发热。

见闻·见解

OneMoreThing

本周分享一个博客 podcast,分享一位我在 twitter 上关注的开发者 yihong0618 , 一位热爱从事开源,热爱开源的马拉松跑者。据本人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播客的录制,声音非常质朴。收听链接 ,同时该播客「开源面对面」的主持人 古思为也在从事分布分布式图数据库 nebulaGraph。


Contact

https://imgs.zhubai.love/0b2010feb17844b88ba120da5617028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