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多想 别在意

太过努力,会感受到社会的不公。

那种回到家发现你忘了从超市买某样你需要的东西的感觉,只不过你忘记的不是杂货,而是活下去的目的,并且永远也买不到。

有时候我感觉我在面对一台钢铁的机器,它每天都在毁灭我脑海中的一些语言。我不知道这些钢铁机器的背后是谁。但我希望那些操纵机器的人至少会为自己的行为羞愧。

很早就签了遗体捐献,看到这里感到深深悲伤。但我依然希望为人类神性的光辉添一抹亮,去击退一公分兽性肆意的黑夜。 ——@Mustardo_

死亡不是失去了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在接受批评的微博下精选评论,在挑起争端的微博下毫不控制

Ultracrepidarianism:对超出自己知识范围的事物发表观点和意见的习惯

自我责备毫无用处,责备得越深,就越能稳定地结束于自我满足。

“为什么人在和别人分开时会觉得痛苦呢?” 宇多田光:“不是,因为生活原本就很痛,而那些人的存在成了止痛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