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多想 别在意

我发现,让我停止悲观的方式不是告诉我一切都会变好,而是提醒我一切终将毁灭。

或许是因为,“变好”还停留在事物发展的层面,“毁灭”则会上升到物质规律的维度。讨论结果并不能排解痛苦,但抽离出来可以。

可“毁灭”这个词太仁慈了,彻底又干脆。真正的苦难都是持久而磨人的。我们不会毁灭,只会消亡。 ——惟握春秋

“在人类所有的美德中,勇敢是最稀缺的,当命运之神把你推向勇敢的时刻,希望你能够像你想象中那么勇敢。” ————罗翔

我处理问题的方式,好像比问题本身更糟糕。 ——anerdonfire2

当生活里的某一部分不再继续 它才有可能开始变得历历在目

「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我们便是这样活着。」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幽默者是最勇敢的,因为他有时要帮朋友们承担那些折磨人的羞耻感,有时又要大声说出他们心底隐秘的欲望。

碇真嗣:“梦是什么?” 绫波零:“那是现实的延续。” 碇真嗣:“现实又是什么?” 绫波零:“那就是梦的结束。”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鲁迅《坟》

妈妈发来一句「一起成长吧,你健康快乐就够了」并不让我更好受。我在观影时那么想要“李焕英”的人生能够改变,正是因为「我厌恶我的出生但我又不能改变我的出生」「自己的存在实际上是另一个人痛苦的开始」这两个事实。——@bot66263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