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多想 别在意

在接受批评的微博下精选评论,在挑起争端的微博下毫不控制

Ultracrepidarianism:对超出自己知识范围的事物发表观点和意见的习惯

自我责备毫无用处,责备得越深,就越能稳定地结束于自我满足。

“为什么人在和别人分开时会觉得痛苦呢?” 宇多田光:“不是,因为生活原本就很痛,而那些人的存在成了止痛药。”

“最讨厌在强权压迫面前玩宏大叙事者,还有在真诚善良面前玩解构游戏者;最尊敬在强权压迫面前以解构游戏应对者,和在真诚善良面前以宏大叙事接引者。”

我有点混乱,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是冲下悬崖,还是安然无恙,对这一生是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胡迁《大裂》

我们以为贫穷就是饥饿、衣不蔽体和没有房屋,然而最大的贫穷却是不被需要、没有爱和不被关心。 ——罗翔

国内求助微博下热门评论都是所谓的“反贼”表演反串,让博主相信政府、别发网上、以维稳大局为重。我理解普通人无力解救瑞丽,讽刺的反串也不过苦中作乐,但无论如何我都觉得,当着实实在在的受苦者的面,冷落他人感受,拼命表演自己的幽默感,以谋得同类暗中叫好,此行未免可鄙。 ——Pheleebay

我发现,让我停止悲观的方式不是告诉我一切都会变好,而是提醒我一切终将毁灭。

或许是因为,“变好”还停留在事物发展的层面,“毁灭”则会上升到物质规律的维度。讨论结果并不能排解痛苦,但抽离出来可以。

可“毁灭”这个词太仁慈了,彻底又干脆。真正的苦难都是持久而磨人的。我们不会毁灭,只会消亡。 ——惟握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