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唯一跨越基因界限进行合作的动物,因为我们可以在自愿的交换中追踪信用(credit)和债务(debt)

自由市场是人类社会固有的

Naval:全面的资本主义(意味着自由市场)是人类社会固有的。资本主义不是我们发明的,甚至不是我们发现的东西。它天然存在于我们的每一次交换中。当你和我交换信息时,你一定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信息。如果我们没有良好的信息交流,你会去找别人。所以,交换就是在记录信用和债务,这是我们作为灵活的社会动物与生俱来的本领。

我们是动物王国中唯一跨越种群进行合作(协作)的动物。大多数动物只会成群合作,共同进化,它们血液相连,所以它们有一些共同的兴趣。人类没有这种成群合作的能力,也不需要这么麻烦。就算你是塞尔维亚人,他是波斯人,我是印度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我们仍然可以合作。

什么让我们合作?因为我们可以记录借方和贷方。谁投入了多少工作?谁贡献了多少?这就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因此,我坚信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我们将为每个人创造越来越多的财富。

每个人都可以变得富有,每个人都可以退休,每个人都可以成功。这只是一个教育和欲望的问题。前提是你必须想要它。如果你不想要,没关系,没人强迫你参与游戏。但是不要试图贬低那些积极参与游戏的人。他们没准儿就是那些能让你晚上睡在温暖舒适的床上,让你能更方便的买到全世界的东西,让你能拿着嗡嗡作响的iPhone开心刷抖音的人。因此,这是一场美妙的比赛,值得我们从伦理上、理性上、道德上去挑战一次。它将继续使我们所有人越来越富有,直到我们为任何想要的人创造大量财富。

太多的索取者而没有足够的创造者将使一个社会陷入毁灭

Nivi:不只是个人在暗地里鄙视财富,对吧?有些国家、团体和政党公然蔑视财富。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Naval:没错。这些国家、政党和团体正在沦为一场零和博弈。在摧毁财富创造的过程中,他们把每个人都拉低到和他们一样的水平。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是一个非常受移民欢迎的国家,因为美国梦。显然,不同的人对财富的定义是不同的。第一世界公民对财富的定义可能是,“我一定要赚到数百万美元。而对于第三世界的贫穷移民来说,当刚进入这个国家的时候,我们只是贫穷的移民,对财富的预期值会更低。它可能只是,“我不需要在我的余生做我不想做的体力劳动。”

但是鄙视它的群体会把整个群体带到和他们一样的水平。如果有太多的索取者,而没有足够的创造者,社会就会分崩离析。你最终会变成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看看委内瑞拉就知道,他们不停的忙于获取、分割和重新分配,人们在街上挨饿,每年都因为饥饿而失去几公斤的体重。

另一种思考方式是想象一个有太多寄生虫的有机体。你需要少量的寄生虫来保持健康。你需要很多的共生体。所有细胞中帮助我们呼吸和燃烧氧气的线粒体。这些是帮助我们生存的共生体。没有他们我们无法生存。

但是,对我来说,他们(共生体)是一起创造财富的伙伴,共同创造了人类的身体。但是如果你体内充满了寄生虫,如果你感染了蠕虫,或者病毒,或者细菌,而这些都是单纯的寄生,你就会死亡。所以,任何生物都只能抵抗少量的寄生虫。当寄生元素失去控制时,你就死定了。

我说的还是道德财富创造,不是垄断,也不是裙带资本主义。我说的是自由思想,自由市场。人与人之间的小规模交流是自愿的,不会对他人产生太大的影响。我认为这种财富创造,如果一个社会不尊重它,如果一个群体不尊重它,那么这个社会就会陷入毁灭和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