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3-us-west-2.amazonaws.com/secure.notion-static.com/87479014-e869-4c19-bc83-8be0e1b09aa2/.005.jpeg

平台治理如同国家治理,良好治理的目标是创造财富,并将财富尽量公平的分配给所有为平台创造价值的人。

治理的本质是 机制设计理论研究 ,其核心目的在于设计一套机制让参与者和设计者的目的达成统一。

治理手段是一组关于谁来参与生态系统、如何进行价值分配、以及如何解决冲突的「规则集」

广义平台治理参考宪法学家劳伦斯 · 莱格斯在《代码》一书中提供的四个主要控制工具。

https://s3-us-west-2.amazonaws.com/secure.notion-static.com/a8cac4e3-c0c3-44ad-8395-54af2bdb2f02/Untitled.png

熊秉元在《正义的成本》一书中提到了法律和道德的关系,即都是通过规则形成工具(rules as tools):敬老爱幼等。

这些规则带来了两个重要的价值:

所以在社会里,法律和道德这两种规则工具主要用来处理逾矩行为

所有的规则并不是为了「公平」,而是「最大限度的增进社会资源」。公平只是在这个目的下面产生的结果罢了,所以平台治理的首要目的是增强自己的整体价值。

关于工具的选择,要根据负外部性大小和耗费成本来选择。基本原则是:大外部性大工具,小外部性小工具,但还要兼顾时空条件的变迁(比如婚外恋从传统的刑法变为民法)。究其原因,则是越追求越精致的结果,通常要耗用越多的资源(人力会物力),因此追求公平与正义的时候,不能只注意结果,而必须考虑所付出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