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开商学院和杂志

没有被称为“商业”的实际技能

Naval:没有所谓商业的实际技能,它太普通了。这就像一种叫做“关联”的技能,定义为“与人相关”。这都不能称作一种技能,它太宽泛了。

我并不想完全贬低商学院传授的东西的价值,他们会传授非常聪明的东西—一些成功的案例/轶事,并称之为“案例分析”(case study)。但它们只是一些趣闻轶事,它们试图通过向你抛出大量数据点来帮助你进行模式匹配,但事实是,在你设身处地思考之前,你永远不能完全理解它们,就像你无法重复打造一个可口可乐一样。但是,你会发现博弈论、心理学、伦理学、数学、计算机和逻辑学中的这些基本概念才会更好地帮到你。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更专注于基础科学、基础逻辑的原因。我会培养对阅读的热爱,包括阅读那些我们明知道不应该阅读的所谓垃圾。你不必(只)读经典。阅读是你进行自我教育的基础。

着手做比光想要快得多

Nivi:你之前所说的“做比看快”是什么意思呢?

Naval:这涉及到学习曲线的话题,人们总是想方设法的优化自己的学习曲线。尽管我也是一个播客博主,但我不喜欢播客的原因之一是,播客无法让我最快的获取知识和信息。我是一个很好的读者,或者说是一个很快的读者,我能读得很快,但我只能以一定的速度听。我知道人们听的时候都是二倍速,三倍速,但那时每个人听起来都像一只花栗鼠,很难再回头看,抓重点,很难精确定位片段并记笔记,等等。

同样地,很多人认为他们可以通过观察别人做的事情,甚至通过阅读别人做的事情,变得非常熟练。比如刚提到的商学院的案例研究,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他们研究其他人的生意,但实际上,你开一个自己的柠檬汽水摊,甚至在街上开一家小杂货店,都会学到比书本上多得多的经营生意的知识。这就是你在工作中要学习的方法,因为很多微妙的东西在你真正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是不会真正懂得的

例如,现在人人都喜欢研究心理学。你去看看Farnam Street,读读Poor Charlie’s Almanack*,你可以学习所有不同的心理模式。但哪个更重要?你更常应用哪些?在什么情况下哪一个更重要?这其实是最难的部分。比如,我从心理学研究中最大的收获是,委托-代理问题在现实世界中的驱动力太强大了,这本质是一个激励问题。它让我明白,针锋相对的重复囚徒困境是最值得了解的博弈论。在那之后你几乎可以把博弈论理论书束之高阁了。

顺便说一下,学习博弈论的最好方法是自己设计游戏,自己亲身体验。虽然我从没读过博弈论的书,但我认为自己非常擅长博弈论实践。我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本博弈论的书,从未尝试在里面发现任何一个我没想到的结果。原因是我从小玩各种游戏,和各种各样的朋友在游戏中碰到各种各样的实际情况,所以这对我来说只是第二天性。实践会告诉你一切你想知道的答案。

“执行”迭代的次数决定着你的学习曲线

执行本身是一件很微妙的事请,它包含着很多东西。比如说,我想学习如何经营一家企业。如果我在每天上班的地方重复做同样的事情,比如说我在街上开了一家零售店,每天的任务就是在货架上摆满食物和酒,我不会学到很多东西,因为我每天只是在不断重复。因此,即使我花了几千个小时,但我也只是花了几千个小时做同样的事情。而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我进行了数千次迭代,那结果就会不一样了。因此,学习曲线是需要迭代的,而不是重复。

但如果我在商店里每天尝试新的营销实验,我不断地改变库存,不断地改善品牌策略,不断尝试新的讲故事的方法,不断地拓展增大客流量的在线渠道,我试着在不同的时间营业,并且经常有目的地四处走走,和其他店主交谈,拿到他们的书,弄清楚他们是如何经营自己的生意的。真正影响学习曲线的是迭代次数。迭代次数越多,收获的就越多,学习速度就越快。而不仅仅是投入的时间长短的问题。

如果你愿意每天流一点血,你可能在未来的人生路上赢得很多

虽然世界为我们提供着一次又一次做同样事情的机会,但事实上,如果我们能从零开始寻找新的方法,世界会呈现出不一样的精彩。

第一次尝试新事物是很痛苦的,因为你正徘徊在不确定的领域,很有可能你会失败。因此你只需要不断让自己适应频繁的小失败(bleed a little)

Nassim Taleb也谈到了这一点。他靠做一个基本上依赖黑天鹅的商人的生意发家致富。Nassim Taleb通过每天损失一点点钱来赚钱,然后在一个偶然的时机,当一件被常识定义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时,他会赚很多钱。

虽然大多数人每天都想一夜暴富,但相应的,他们需要承担爆炸式的风险,做好破产的心理准备。

如果说你在自然界里割伤了,然后每天都在流血,你最终会因失血而死亡,你必须想办法及及时想办法挽救生命。但其实现实生活没那么夸张,我们并不是每天都在流血,流血在这里只是一个比喻,每天让自己损失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