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可以在图书馆中拿起任何一本书阅读

阅读你所热爱的内容 直到你爱上阅读

Nivi:在我们讨论责任、影响力和判断之前,你已经有了一些相关的推特,我会把它们放在持续学习的范畴。这些推文本质上是在说,“没有所谓的商业技能。少读商业杂志和商业课程,学习微观经济学、博弈论、心理学、说服力、伦理学、数学和计算机”。你在Periscope上还发表了另一条评论“你应该可以从容的拿起图书馆里的任何一本书来读。”这一类的最后一条推特是,“阅读比听快,做比看快”。

Naval:是的,这是最重要的一条,因为学习的基础是阅读。我认识的聪明人,他们都经常读书。

问题是,我读什么?我怎么读?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场斗争,是一件家务活儿。但是,读书不是目的,重要的是学会如何教育自己,教育自己的方法就是培养对阅读的热爱。我想说的是,“读你喜欢的内容,直到你爱上阅读。”就这么简单。

我认识的每一个经常读书的人都“爱”阅读,他们爱读书是因为他们读自己喜欢的书。这有点像第二十二条,阅读是没有门槛的,你可以随时开始,然后不断积累,直到它成为一种习惯。接着,你开始不满足于只涉猎单一的领域。

也就是说,你可以从读小说开始,接着你可以读科幻小说,你可以读非小说,然后你可以读科学,哲学,数学甚至更多。但是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是顺其自然非强迫的,读你感兴趣的东西,直到你理解它们。然后你就会自然而然地进入下一步,再下一步。

阅读某一领域的科学原著

但是,你会发现在你真正想学的东西中,有太多东西要读。我要提醒的是,即使是阅读也充满了垃圾。实际上有些东西你可以阅读,特别是在早期,它会以某种方式对你的大脑进行编程,然后在你阅读的后期,你会根据之前的东西来分辨这些东西是真是假。因此,阅读基础性的东西是很重要的。基础性的东西,是在特定领域最原始(fundamental)书籍,在本质上是经过时间和历史的检验,科学的东西。

比如,与其读一本商业畅销书,不如读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与其读今天谁写的一本关于生物学或进化论的书,我更愿意读达尔文《物种起源》。与其现在读一本可能非常先进的生物技术方面的书,我只想学习Horace F. Judson的《创世第八天》(The Eighth Day of Creation)。你不必死磕关于宇宙学和尼尔·德格拉斯·泰森和斯蒂芬·霍金一直在说什么的高级书籍,你需要的是拿起理查德·费曼的《费曼讲物理:入门》,从基础物理学开始。

不要害怕任何书

如果你基础打的好,特别是数学、物理和科学,那么你就不会害怕任何一本书。我们所有人都有那种坐在教室里学数学的记忆,这一切都是合乎逻辑的,而且都是有意义的,直到有一次,课程进度太快,我们跟不上了。 在那之后,我们被留下来背方程式,记忆概念,却无法从第一原理中推导出它们。在那一刻,我们迷失了,因为除非你是一个专业的数学家,否则你不会记得这些东西。你要记住的是技术,基础。

因此,你必须确保阅读是建立在一个理解的框架上,因为你正在为建摩天大楼打地基,而不只是在反复记忆你不断在丢失的东西。所以基础非常重要。

最后,阅读的终极是当你走进一个图书馆,你上下打量,你不害怕这里的任何一本书。因为你知道你可以把任何一本书从书架上拿下来,你就能阅读它,理解它,你可以接收什么是真的,拒绝什么是假的。你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分辨哪些是逻辑和科学的,而不仅仅是基于大字报和意见(opinions)。

学习的手段是丰富的,学习的欲望是稀缺的

互联网的美丽是整个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十倍,并且时刻在你的指尖,为你所用。不是教育手段或学习手段稀缺,相反稀缺的是学习的欲望。所以,你真的要培养欲望。

欲望意味着我不允许这种能力的丧失。孩子们天生就有好奇心。如果你去找一个第一次学语言的小孩,他们总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是为什么?那是谁?他们总是问问题。

但问题之一是,学校和我们的教育系统,甚至我们培养孩子的方式,都用顺从取代了好奇。一旦你用顺从取代好奇心,你就会成为一个顺从的工厂工人,而不再是一个创造性的思考者。你需要创造力,你需要有激励自己的大脑去学习你想要的东西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