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8, 2022

301811297_2242524139231778_3981114958701303381_n.png

301889080_2242562105894648_7842292062439964661_n.png

很多人批評台北城市博覽會文案的這個英文不行,那我來講一下中文好了。

說句實在話,原始的中文寫得也不怎麼樣。

即使只以中文本位思考,句子的架構、標點、用字都必須多細心斟酌;有時候「有創意」和「鬼扯淡」的寫法只是一線之隔。寫得好的中文翻譯起來輕鬆(包括機器翻)、意思也比較不會在過程中跑掉。

例如在翻譯社團引起很多討論的「酸甘甜」,想像得出來撰稿者可能想用這個在台語裡面比較自然的說法,但在需要翻成英文時,就不能照字面翻,得先在思考上轉回「苦樂參半」或「酸甜苦辣」的意思(不一定要先轉成國語,但要用這樣的意思去理解),才不會變成令人想到糖醋排骨的「sweet and sour」。

每一個做翻譯的人難免都會有翻得不好、不貼切、或是翻錯的時候,但在檢討「為什麼會翻成這樣」之前,很重要的心理準備是「用目標語言的角度去理解要翻譯的原文」。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翻譯的人除了外語要好,本國語也必須在一定的程度之上,而中間的文化轉換是最重要、最難、也是最不容易被機器取代的。

我經常碰到寫得很糟糕的原文,但業主喜歡那種調調、也不在意(或看不出來)其中的問題,卻要求必須翻出精準、漂亮、結構嚴謹的英文。中文因為是母語,不管怎麼亂寫還是可以大致揣摩出意思,但要翻成能讀的英文就難上加難了。這時候唯一的作法,就是在心中幫它改寫成通順的中文句子,再動手翻成至少也是通順的英文。

不過這種案子很難賺,不僅很難因為多這番功夫而漲價,還很容易被業主說「原文的氛圍都不見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