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VER 连载之四,讲讲我的创业教训 ,首发于黄埔犬校。

上篇连载最难,这篇连载最惨。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不适合做创始人,压根也不想做创始人,之所以坚持这么久,一个原因是我不社交,也不求职,没人来挖我,没别的事情可以干;另一个原因是被沉没成本拖着,尤其是被面对投资人,面对团队的责任感拖着,直到最后沉了下去。

沉下去之后,我整理了创业 7 年最重要的教训:

  1. 原型测试是万物之源
  2. 十倍目标是万恶之源
  3. 战略、策略与同伴

一条一条讲吧。

在我 12 年的产品经理生涯里,一共做了 10 款产品,其中开局最顺的是三款:蝉游记、生辰、一罐。生辰太妖,就不说了,蝉游记和一罐的开局都有同一个共性:

<aside> 💡 在用力投入之前,已经经历过最小成本的原型测试

</aside>

2012 年有一款国外的 web 端相册叫 erly,首创横向滑动的图册样式。然后我用 erly 做了自己的暹粒游记——erly 并非为游记而生,编辑过程非常痛苦,但强行做出来的效果还不错。我用暹粒游记说服了技术合伙人加入,也拿到了天使轮投资。在这个有说服力的基础上,继续为游记优化编辑过程与呈现效果,对我来说并无挑战。于是蝉游记一发布,很容易获得了优质的种子用户,开局一帆风顺。

一罐的情况和蝉游记类似。生辰的心愿单只开发了 1.5 周,几年积累下来了上百万条心愿,有了打样经验之后,3 个人 3 周研发一罐内测版本,发出来数据就爆了,证明匿名社交产品有机会。这个机会多大还不知道,至少产品立住了,不会早早夭折。

作为另一个佐证,我看多抓鱼创始人的演讲稿,提到她最早验证产品模型,是在朋友圈里发起二手书循环交易,用一张 Excel 表单来管理。验证成立后,才真正立项创业。

几年前,业内瞎鸡巴嚷嚷 “互联网思维” “产品思维” ,有个屁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产品相对于传统行业最大的区别是,支持用极低成本研发原型产品,极低成本分发给目标用户测试,这才有快速迭代的机会。如果新产品的存活率是 5%,在原型测试成立的基础上,存活率可以大幅度提高到 35%以上。也就是说,无论你多急,先搞搞原型测试总是对的,除非产品太重,拿不出来低成本的原型,比如我做过的旅行攻略和视频编辑器。

那么原型测试有什么缺点呢?

它无法验证天花板的高低,受到小样本影响,也无法验证规模化之后产品模型是否成立。

比如说,一罐在原型测试阶段,是不会发现 “对话阈值升高,关系升级缓慢” 这个瓶颈的,无法预知数据高开低走,匿名社交的天花板较低。

又比如说,一罐发起聊天室和群聊前,做了大量的原型测试——内部叫 “打样” 。运营组提前设计上百个主题房间和主题群聊,再通过 uki 的自定义聊天室去模拟环境,也将不同渠道的用户拉到几十个 QQ 群里模拟环境。测试下来结果很乐观,一旦放到 20 万日活的环境里,数据却不符合预期。我们无法控制原型测试和规模投放的环境变量一致,也没有灰度测试的技术支持。

所以,原型测试只能大幅度提高生存率,并不意味着板上钉钉,但这已经是你能掌控产品命运最可靠的手段了。

这时你肯定想问:有没有原型测试不成立,规模投放成立的反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