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早期的现代设计师接受了“少即是多”的理念,它揭示了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多”的哲基尔和海德式特征,以及“少”的令人惊讶的纯粹、自然和相关的特性了解人们对经济增长的不懈追求是如何导致灾难性后果的,以及人们是如何弹性地重新发现“更少”的力量的

Untitled

1.1 “少即是多”——现代创作者的箴言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20世纪初,从“少即是多”的美学建立的地方开始我们的旅程。正如你可能已经知道的,第一个明确使用术语“少即是多”的杰出艺术家是现代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1866-1969)。尽管他经常使用这句格言,但“少即是多”并不是他真正的发明,而是他那个时代志同道合的现代创作者们广泛采用的一种方法。他们共同帮助设计/建筑从装饰性的/过度的前现代风格转变为简单/干净的现代风格,基于在许多方面看重减法胜过加法的美学。这种转变使设计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但它也是对基础社会结构变化的一种反应,因为这个社会正在迅速地从一个僵化的、等级森严的体制转变为一群拥有越来越多权力的公民。像密斯这样富有创新精神的创造者感觉到了民主化设计/建筑的全新机遇,他们将其从当权者的手中夺走,使其成为解决整个社会问题的有效工具。

Untitled

位于普莱诺伊利诺斯州的范斯沃斯住宅大教堂(1951年竣工)是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为 Edith Farnsworth 博士设计的一个单间休息室。它被认为是利用技术赋予人们权力的现代架构的顶点之一。

Untitled

这种设计的民主化被快速的工业化所推动,工业化使得许多新兴的材料,如钢铁、玻璃和混凝土,比以前有更多的人可以负担得起。密斯利用了这些材料,实现了 "少即是多 "的建筑 —— 不做作、干净、线性、通常是白色,并且是所谓的国际风格。总体而言,他那个时代的现代设计师热衷于追求功能性、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美丽设计,消除了多余的和不相关的细节,为更多的人服务,他们理所当然地要求 "更多 "和 "更好 "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如果说前现代设计是为了宣传/加强特权阶级的力量而采用”更奢华”或”更排外”的方式,那么”少即是多”则是现代社会获得的一种有希望的武器,它开辟了新的潜力,使得比以前”更多”的人能够获得并负担得起。

建筑表现出的构造性转变

Untitled

19世纪80年代: 新天鹅堡,德国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花费天文数字的金钱建造它,仅仅是为了实现他自己的梦想。

Untitled

1931: 普瓦西的萨伏伊别墅,由勒 · 柯布西耶设计。图片由 m-louis 提供[ CC BY-SA 2.0]现代建筑师将住宅作为一种赋予新兴中产阶级权力的方式。

Untitled

1841年: 德国德累斯顿 Semper 歌剧院,由戈特弗里德·森佩尔设计。

Untitled

1926年: 包豪斯建筑,德国。由沃尔特 · 格罗皮乌斯设计。

设计/建筑中的“少即是多”运动表明,“少”可以胜过“多”,让更多的人更快乐。但它还有另一面——一张更黑暗的面孔——作为社会紧张和冲突的鲜明反映,这种紧张和冲突正是由“更多”造成的,这种紧张和冲突通过让越来越多的解决方案变得可负担得起,帮助路德维希· 密斯·凡德罗和他的创作伙伴实现了他们的目标。

密斯生于1886年,卒于1969年。他作为最杰出的现代建筑师之一的生活(以及勒-柯布西耶、沃尔特-格罗皮乌斯或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等人的生活)恰好与两次致命的世界大战相伴。而这可能不是偶然的。经济的快速增长使社会的许多方面民主化,刺激了像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这样的现代艺术家的创造力,但增长的力量本身也造成了巨大的社会紧张,导致了致命的战争。

当密斯出生的时候,西欧,特别是他的国家德国,正处于一场令人兴奋的冒险之中在工业革命和殖民主义的推动下,该地区的 GDP 增长了约500% ,人口从1800年到1900年几乎翻了一番。蓬勃发展的经济在城市地区创造了无数新的工业/服务业就业机会,许多农民涌入城市,形成了一个全新的、不断膨胀的工人阶级。中产阶级也迅速崛起。

Untitled

1881年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在 Ludwigshafen 的工厂

Untitled

欧洲主要国家的人口增长,资料来源: encyclopedia.com